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某人在網游冒充神明 > 第一卷 最強vs最弱 第四十四章 特訓強化中

第一卷 最強vs最弱 第四十四章 特訓強化中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虛空中,臨時開辟的空間內,羅帕手持木劍,站在教臺之上,向坐在下面的沈溢講解著什么,講到興奮之處,甚至即興來了一段劍舞。

    教臺下,聽著羅帕的講解,沈溢一副虛心求教的神情,聽到明白處,露出了會心的笑容。

    若是沒有那個,不時流露出的咬牙切齒,這一定是師徒情深的典范。

    “所謂,無劍亦是有劍,無……”

    “無招更勝有招,合二為一,方為正道,啊~哈~”

    這已經是第五遍了,沈溢搶先答了出來,大概覺得太無聊了,他甚至打了一個呵欠。

    “你……”

    叮,系統提示,您已學完1個課時,還剩305個課時,請再接再厲。

    有的時候,事情就是這樣的不可思議,雖說兩人之間并沒有血海深仇,但剛才還處于敵對關系的他們,現在居然坐在這里玩著授業解惑的游戲。

    怎么想,都有些好笑,真是**的系統,他看了看另一條提示,忍住了罵人的沖動,他可不想再被雷擊了。

    叮,系統提示,您觸發隱藏任務-師徒情深,完成條件(需要玩家與羅帕的好感度提升到60), 如若失敗,后果自負。

    來了,又來了,我呸,鬼才要和這個糟老頭子提升什么好感度,沈溢望著屬性版上負50點的親密值,你看,親密度又下降了。

    羅帕如此生氣,是有原因的,他在前面如此賣力的講著,這個臭小子呢,看似認真聽著,實際上,心思早已不知道飛向了何處。

    他一個劍圣,放在大陸也要抖三抖的人物,其他人巴不得等著他傳授經驗,沈溢倒好,一會兒打打呵欠,一會兒挖挖耳朵,甚至還覺得他啰嗦。

    羅帕越想越氣,越氣越想,突然,他一把抄起木劍,連課也顧不上講了,直直地刺向沈溢的上半身。

    本就不是羅帕對手的沈溢,聽了一課時的課,更加頭昏腦漲了,哪里還躲得過,一個不小心,剛換上的新手服又變成了爛布條。

    自己就這一套新衣服了,剛換上,就變成了這么一堆破布,沈溢很生氣,可是,他又想起了羅帕的恐怖,一下子,就沒動手的欲望了。

    相反,他轉了個身,直接跑掉了,逃跑的速度是出招速度的五倍,打又打不過,咱跑還不行嗎?

    “你給我過來吧!”

    羅帕見沈溢要跑,也不心急,他隨手扔出了木劍,下一秒鐘,木劍擦著沈溢的后脖頸,牢牢地釘在了不遠處的柱子上。

    “年輕人,來,咱們重新打過。”

    羅帕挽起袖子,縱身一躍,來到柱子前,看著沈溢的慘狀,他索性丟掉了手中的木劍,跳到一旁。

    羅帕雙手環胸,并沒有痛下殺手的意思,他在一旁站著, 耐心地等著沈溢從柱子上爬下來。

    這一等,就是三十分鐘,這里,要著重表演一下沈溢的演技,這半個小時,別說動了,他可能連呼吸都沒呼吸,在外人看來,和死了沒什么兩樣。

    此情此景,就像是剛做完案的犯人,用欣賞藝術品的眼神看著沈溢。

    “別裝了,要不我再露一手?”

    羅帕枯等了半個小時,倒也不見他惱怒,他捋著胡子,意有所指地說著。

    聽了羅帕這話,也不知道是嚇得,還是憋氣太久,導致腦內缺氧,沈溢直直地從柱子上摔了下來,驚起了一地灰塵。

    過了五分鐘,他,這次不是裝的,純屬摔得夠慘。

    十分鐘后,沈溢終于爬了起來,他剛一起來,羅帕就提出了一個過分至極的要求。

    “年輕人,把褲子脫掉。”

    納尼?沈溢看著羅帕的眼神,都變了,沒想到對方是這種人。

    一想到,在這個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幽閉空間內,只有他們兩個人,而且自己還打不過他。

    一時間,沈溢靠著柱子,蜷縮著身體,臉上寫滿了驚恐的表情。

    看著沈溢的表情,羅帕哪還不明白他想的是什么,老臉一紅,純粹是氣的。

    想他羅帕,年輕的時候,也是個風流人物,如今被一個毛頭小子誤認為是基佬,教他如何不生氣?

    “咳,我說的是裝備。”

    “切,原來是裝備啊,真是的,怎么不早說?”

    沈溢一邊抱怨,一邊脫下裝備,脫著脫著,突然護住了要害部位,聲音中夾雜著顫抖。

    “你……你要干什么?”

    這小子戲怎么這么多?羅帕與沈溢相處的時間不算長,卻完全受夠了這個性格,羅帕不想費話,隨手揮了一下。

    下一秒鐘,沈溢身上的碎布,連著腿甲、戰靴等等裝備,一同落在地上,斷成了碎片。

    “把裝備扔掉!”

    羅帕的眼神凌厲了起來,身上又出現了那種縹緲的氣勢,指間彈出一道白色的光芒,直接將沈溢偷偷拿出來的“神棍”擊飛了出去。

    這股沖擊波直接將沈溢連同“神棍”,彈了出去,地面劃過一條長長的痕跡。

    “站起來,和老夫決斗。”

    羅帕又飛到了沈溢的身邊,負手而立,如是說道。

    沈溢略帶踉蹌地爬了出來,右腿上的道道劃痕,痛得他直咧嘴。

    沒了五行劍,他還有雙拳,身上的傷勢激出了沈溢的血性,他擎著雙拳,朝著羅帕擊了過去。

    羅帕完全沒有要躲的意思,指節對著指節,右拳碰著右拳,兩人的攻擊,一絲不漏的碰在了一起。

    然而,什么都沒發生。

    “對你來說,裝備又是什么?”

    “這是作業,三日之后,為師再回來。”

    一連交代了兩句話,沈溢還沒反應過來,羅帕隨手在空中劃了一下,一道金黃色的圓圈出現在半空中,他直接鉆了進去,消失在這里。

    沈溢呆立在這里,動也不動,直到他身后的柱子出現了動靜,柱子上的表皮一點點剝落,他才從驚訝之中醒來。

    再看柱子,上面出現了一團拳影,仔細一看,拳影之上似乎還有把藍色的小劍。

    沈溢伸出了左手,還未靠近,拳影之間傳來一道道凌厲的劍意,雖然凌厲,卻沒有傷人的意思。

    叮,您觸碰到了劍圣的專屬劍技,基礎屬性增加1%

    這……到底怎么回事?羅帕的實力,遠超他的想象,即便這是游戲,發生什么并不奇怪。

    可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的劍技,不用裝備,光憑肉體,就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他驚嘆于對方力道控制的自如,羅帕的攻擊打到沈溢右拳的時候,他的體內連一絲一毫的反應都沒有。

    沈溢的指間不住地顫抖,那是興奮到了極點之后,才會有的動作。

    平時,他雖然皮了點,但是分得清輕重。眼下,就有一個超級高手,他自然不想錯過,雖然表面上沒有多敬重,但在內心里,早已認可對方的實力。

    他想起了羅帕臨走時說的話,開始思考起來,裝備對他來說,到底意味著什么?

    游戲里,有了強力的裝備,就有了變強的可能,攻擊力、防御力、專屬技能,這些,裝備都能提供。

    那么,只要有了最強力的裝備,是不是就可以變成最強了呢?

    沈溢覺得這是一個偽命題,特別是遇到了羅帕之后,他單憑肉體,就能打出那樣的傷害,這樣的實力,是裝備帶不來的。

    想起這里,沈溢又走到了柱子前面,開始研究起了劍技。

    ……

    楚雅站在溪水邊上,臉上寫滿了焦急之情,一旁的小玉,趴在草地上,無聊地,似乎并不理解主人的心情。

    沈溢和那個怪老頭從這里消失,已經過了三天,這三天來,楚雅一直在這里等著,寸步未離。

    好在,這里是系統的安全區,而且人跡罕至,極少出現野怪和惡意pk的事情。

    只是,楚雅的心中總有一絲不好的預感,雖然在游戲,但是沈溢莫名其妙的消失,還是讓她擔心著沈溢的安全。

    這時,她的面前現出一道白光,一道身影出現在她的面前,定眼一瞧,原來是那個白胡子怪老頭。

    “老爺爺,沈溢在那兒?”

    楚雅跑到老頭的身邊,抓住他的手臂,急切地問著,眼看著,老頭的右臂被她的指甲抓得通紅。

    “等一下,咳咳!”

    羅帕被楚雅晃得有些發暈,他稍微咳嗽了兩下,臉上露出難色,似乎不知道如何開口。

    “他……”

    楚雅的眼圈一紅,似乎隨時要哭了出來。

    “等等,他沒事兒,咳、咳。”

    見對方快要哭了出來,羅帕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思,急忙向著對方解釋道。

    “那他在哪兒?”

    “他要經過一些訓練,還需要些時日,這個嘛,你要不要去其他地方等他……”

    “我不去!我就在這里等他!”

    羅帕被楚雅的聲音嚇了一跳,連話都沒有說完。

    看著對方不容商量的態度,羅帕心想,這下好了,之前的那番說辭白準備了。

    羅帕看著楚雅完全沒有要走的意思,他皺著眉頭,思量著對策,突然眼前一亮。

    也不管楚雅愿不愿意,羅帕的袖口一揮,直接將楚雅傳送回了第1000號新手村。

    之前五行秘寶的試煉中,羅帕就探索過沈溢的記憶,發現了一些好玩的事情。

    這一把,趁著這難得的機會,他打算好好地坑上沈溢一把,將楚雅傳回第1000號新手村,就是出于這樣的目的。

    看樣子,似乎會發生一些有趣的事情 ,臭小子,你就自為之吧!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