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這個副本有毒吧 > 第九十六章請開始你的表演,風清揚

第九十六章請開始你的表演,風清揚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轟!

    一聲轟然巨響,那處石壁竟然被那道電蛇直接轟爆,顯現出一個黑幽幽的洞穴。

    對于這石壁后面出現的洞穴,周恒卻沒有意外,只不過他畫的符箓被壓制的只有如此威力,實在不忍讓人直視,要是到這個大周世界簡直可以降下一道水缸粗的雷電,到了這里,要不是華山夠高,符箓里面的法力消耗的較少,不然簡直要變成閃電符了。

    轟隆!轟隆!轟隆!

    很快整個石壁便被轟出一個足可令一人通過的洞口出來。

    看著洞口內孔道里那伏在地上的尸骨,周恒搖了搖頭,這些魔教十大長老也是一些倒霉蛋,石壁離此孔道也不過三寸而已,若是再一斧便能逃出升生,偏偏到了此地才力竭,真是應了那句話,時也!命也!

    周恒并沒有感概多久,帶著默不作聲的許人山微側著身邁過身下的尸骨朝著孔道內走了進去,走了十余丈后,又看到了兩具骷髏,周恒依然沒有理會,而是繼續前行,隨后順著甬道向右轉,再向前走十幾步后左轉,眼前突然出現了一個足可容納數百人的碩大石洞,里面又或坐或臥著七具骸骨,每具的骸骨身邊都放著一種奇門兵刃,而右首山壁離地數丈突起一塊大石,那大石下面則刻著一些咒罵五岳劍派的污言碎語。

    周恒對這些并沒有多看,他便被另外石壁上的字畫圖案看迷了眼,只見那些石壁之上刻著“錢正海王振英破嵩山劍法于此”、“范松趙鶴破恒山劍法于此”、“張乘云張乘風盡破華山劍法”……等等字樣,每行字樣旁邊又刻著無數的人形,以每兩個人形為一組,一邊出招一邊破招,盡皆武功招法。

    看著石壁上那至少有數十種武功招式,周恒臉上露出笑容,從存儲空間中拿出毛筆墨水和一疊紙,讓許人山一幅幅的將石壁上的圖形拓印了下來。

    “叮,恭喜您獲得中級氣運物品一件!”

    “叮,恭喜您獲得初級氣運物品一件!”

    “叮,恭喜您獲得初級氣運物品一件!”

    “叮,恭喜您獲得中級氣運物品一件!”

    ……

    周恒腦海之中的提示音仿如中了毒般一直重復響個不停。

    周恒沒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會聽這個提示音聽到想要吐,一直到他將石壁上的刻畫全部拓印下來后,這提示音還繼續響個兩三分鐘左右這才停了下來。

    縱使這提示音已經停了下來,但是腦海中卻依然盤旋著這個聲音,就仿似一個魔音一般令人欲罷不能。

    過了好一會兒,腦海中的魔音終于消散,周恒也感覺終于好了許多,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后,把這些拓本在許人山驚奇的眼光中收入了儲物空間內。這才開始計算起自己這一趟的收獲。

    石壁上的刻面全是五岳劍派當年的劍法武功和魔教十大長老的絕學,總共有二十一種武學,其中初級氣運物品有五本,初級氣運物品有十六本。

    加上之前的收獲,此時他手中已經擁有了高級氣運物品一件(九陰真經),中級氣運物品七件,初級氣運物品三十二件本,扣去完成輪回任務的高級氣運物品一件,中級氣運物品五件,初級氣運物品十五件的要求,他此時手中已經多出了二件中級氣運物品,六件初級氣運物品,這些多出來的氣運物品將會是一大筆的輪回點數。

    剛剛好把收貨算清楚的時候,陡然洞外傳來一陣風聲,隨后好似一道青風般的人影從那甬道中閃身而出。

    那剛出現的青色人影卻是一個身著青袍,臉上蒙著一塊青布,手提一把青黑色的劍 只露出一雙眼睛的削瘦男子,此時他蒙著面,看來卻是不想別人知道他的身份。

    可是這青袍男子怎么也想不到,這個世界還會出現周恒這樣一個可以用神識看物的人,他的面目早就落在他的眼中,卻是一個面有白須,太陽穴鼓脹,臉如金紙的老者。

    看到這老者的面貌。結合之前了解的劇情,周恒便算是知曉了這老者的身份,此人應該就是華山派劍宗僅存的高手,甚至可能是這個世界頂尖高手之一風清揚。

    風清揚一進來看到門口處的大洞,先是一怔,隨后看向站在壁畫面前的周恒和許人山,皺了下眉頭冷聲道:“那兩個小子,你們是如何知曉此處山洞的秘密的?”

    據風清揚所知,當年華山派遭到魔教十長老率領的魔教高手強攻,就算是當時華山派高手眾多再加上五岳劍派另外四派高手的支援。依然敵不過魔教眾人,不得已之下,華山派就設計將魔教十長老引到了思過崖的這處山洞中,最后將洞口封死,將魔教十長老全部封死在里面,這件事情就算是華山派現任掌門岳不群都不知道。

    他風清揚在當年亦不過只是初入華山派剛好經歷過這一事件而已,但是看此人明顯不是華山派的人,卻又如何知曉當年的秘辛。難道是當年有魔教中人逃出去后記載下來的?

    “我怎么知道的,自然有自己的方法!我說了,你也不知道!”周恒微笑著答道。

    “二位不給個交代,就別想輕易離開華山了!”風清揚冷冽地說道。

    其實這是風清揚誤會周恒,風清揚之所以會如此。

    完全是當年的風清揚可是親眼看到魔教中人屠殺華山派的師伯兄弟,更是讓華山沒落的罪魁禍首之一,面對如此仇人,想來不管是誰都不會有好脾氣的吧?

    “哼,魔教賊子果然還是如此狂妄,待老夫擒下你之后,看你能嘴硬到什么程度!”風清揚冷哼一聲,一道黑光自袖口射出,直射向周恒的面門。

    “打便打,誰怕誰!”聽到風清揚的話,周恒便知道可能風清揚誤會了他的身份,但是看到竟然先動手,周恒也不想急著解釋,況且就算自己現在解釋,風清揚亦不會相信,倒不如先來試試這風清揚的武功。

    當下冷哼一聲,讓許人山先將那拓印本收了起來,隨后右手一晃,一把長劍出現在自己的手中,隨手一揮,頓時將射到面門的黑光彈開,原本卻是一枚黑色的棋子。

    “咦!”看到對面的年輕人竟然隨手破了自己的“暗器”,風清揚有些驚詫,沒想到這魔教教徒竟然出了一個如此青年俊杰。

    “來而不往非禮也,看招!”即然決定了試試風清揚的武功,周恒便暫時沒打算用欺負人的方法解決,而是打算用自己的新辟邪劍法來會會這傳說中的獨孤九劍。

    口中一聲大喝,周恒身形一閃,只一眨眼,周恒的身形便如鬼魅般出現在風清揚的身前,手中長劍一刺,劍尖急抖,瞬間籠罩風清揚全身四十八個穴位。

    見周恒這廝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風清揚臉上輕視的神色收斂,右手衣袍長袖一彈一抖,一柄纖細軟劍自袖口滑出,長劍微微斜朝側邊一點,竟是點向周恒劍身的三分之一處。

    觀風清揚長劍斜點的方向,周恒臉色一變,發現自己此時若是繼續刺下去,那風清揚手中的長劍定會點到自己劍法薄弱之處,畢竟他也知道自己臨時所創的劍法,畢竟有不足之處,而獨孤九劍這樣的劍法卻專破薄弱之處,到時候只要風清揚,找準時候長劍一抖,自己若不棄劍便會被削斷手臂。

    好一個獨孤九劍!想來這便是獨孤九劍的破劍勢,果然厲害!周恒心中暗贊,但卻沒有認輸,獨孤九劍固然厲害,但辟邪劍法卻也不差畢竟是葵花寶典,簡化而來,并且被周恒加入了另一個世界的武學道理,當下手腕微轉,劍身改刺為削,似要兩把長劍同歸于盡般,朝著風清揚的長劍掃去。

    周恒的一個變招,風清揚亦是一驚,沒想到眼前此人竟然會用如此之法來破自己的劍招,劍法與常理大大不同,當真詭異之極。

    不過心下驚歸驚,但風清揚是何許人也,自然不可能如此受挫,手中真氣一運,手中那柄細長長劍劍身陡然一抖,劍尖宛若靈蛇吐舌,竟是朝著周恒的劍尖點去,恰似針尖對麥芒。

    好一個風清揚,眼力卻是奇高,竟在這么短的時間內看到周恒似乎沒有內功伴身,而且手中長劍亦只是普通鐵劍,若是相撞,以他手中那加持了真氣的長劍撞上自己的劍,輸的定會是自己手中的長劍,一撞之下這劍便會被直接撞碎。

    雖然風清揚如此做法有些趁人之危,但周恒卻不會生氣,甚至很是欣賞,畢竟是他自愿這樣做的,因為就算沒有用修仙之法,但身上依然是金剛不壞體和修為加持的身體,根本不怕這個世界的寶劍,再說了與敵人相斗,為了擊敗敵人自然可以無所不用其極。

    而且,他還沒有輸!

    看著風清揚刺來的那長劍,周恒的身形陡然一矮,腳下步法詭異一變,下一刻后竟是轉到了風清揚的背后,長劍斜撩,便似要將風清揚從背后剖成兩半。

    當周恒陡然消失在風清揚的眼前之時,風清揚微微一怔,待感覺到身后傳來的冰冷劍意之時,面色微微一變,雙眼看也不看,長劍在手中轉出一個弧度,以一種玄奧的軌跡朝著身后揮去,同時腳下步法一轉,身形迅速的離開原地。

    鏗!

    長劍與長劍發生碰撞,在黑夜之中濺出一絲火花,由于風清揚被動回擊,竟是感覺手中長劍傳來一道巨力,令他握劍的手微微的抖了一下。

    感覺到身后沒有追擊,風清揚停住身形轉了過來,看著停在不遠處的周恒,眼中閃過一抹凝重,“長江后浪推前浪,閣下劍法精妙,老朽佩服!想不到老夫隱居此地數十年,魔教竟出了閣下如此人物,老朽雖隱居,但也曾聽聞最近幾年魔教換了新任教主,難道閣下便是魔教教主東方不敗?”

    聽著風清揚自以為是的推測,周恒微微一笑,搖頭道:“在下可沒說過在下是魔教中人。”

    “呃?!”風清揚一愣,“閣下不是魔教中人?那閣下又是如何知曉我華山派秘地的秘密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當年華山派設計引誘魔教十長老將之困死,這件事當年五岳劍派可都是參與的,門派歷史典籍皆多多少少有記載,只要有心,想知此事又有何難?”周恒淡淡一笑道。

    “難道閣下是五岳劍派中人?”風清揚眉頭一挑,仔仔細細的打量著周恒,仿似要將他的身份看穿。

    “不是!”周恒直接否認,“閣下還打不打。若是不打,那在下便走了!”

    “只要閣下將懷中的東西留下,閣下可以隨時離開,老朽決不阻攔!”風清揚看著周恒道。

    “若是我不想將東西留下呢?”周恒挑了挑眉道。

    “老朽讓閣下留,閣下便不能走!”風清揚手中長劍一揮,雙眼之中透露著滿滿的自信。

    “那便手底下見真章吧!”風清揚那自信的模樣,也激起了周恒的戰意,話音一話,腳下猛的一跺,整個人若鬼魅般的欺身上前。眨眼之間便離風清揚三尺之地,隨即長劍快若閃電般的刺出,直接刺向風清揚的眉心。

    這一劍沒有任何的花俏,只得了一個快字,快若驚雷。

    劍未及體,風清揚便感覺到眉心皮膚隱隱有一絲刺痛,知道自己只要有一絲遲疑,這一劍便會穿頭而過,要了他的性命。

    電光火石之間。風清揚手中長劍一轉,長劍似輕鳴一聲,劍尖在空氣中劃了一個個圓圈,將刺來的長劍纏在中間。

    長劍被纏,周恒只感覺手中的長劍似被纏上了數層鐵鏈,越是想前進,劍身之上傳來的阻力就越大,看著風清揚的劍招,周恒陡然想到了武當派的太極纏絲勁。

    獨孤九劍號稱破盡天下武功,自然不可能防御,只見風清揚手中長劍一引。

    周恒便感覺手中長劍便被一股巨力引到了旁邊,而風清揚長劍一抹,直接攻向周恒的丹田之穴。

    風清揚的長劍一離開,周恒便感覺勁力消失,但是風清揚此時的長劍卻已是離自己身體只有幾寸之距,這點的地方可是要命之處,周恒眼睛微微一瞇,腰間詭異的一扭,隨后手中長劍似一條毒蛇般鉤向風清揚握劍的手腕。

    這是一招圍魏救趙之法,若是風清揚下了狠心就算廢了一條手臂也要殺死周恒,那么自然不會去管葉玄這一劍,但風清揚會這樣嗎,顯然不會,不說兩人根本沒有深仇大恨,就算葉玄真的是魔教中人,風清揚也不會用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果然,眼看著長劍只差一寸便要刺進周恒的丹田之穴,但是風清揚卻手腕一轉,長劍回旋,一劍截在周恒的劍身之上。

    鏗!鏗!鏗!鏗!---

    二人越打越急,劍法之間每一招皆是兇險至極,只要稍一不留神,有可能便是被一劍抹殺。

    一連串的金鐵交擊之聲在山洞中回響,一絲絲火花從兩人的長劍交擊之間迸出,兩人的身形在洞中施展至極,兔起鶻落之間甚至在黑夜中帶起一絲絲殘影,倒是在一旁提著把劍的許人山看著干著急,他實力相對于二人還是太過低微,根本插不上手。

    不到二十個呼吸,兩人便交手了近八十招,手中的長劍更是碰撞了數十次。

    兩人一個身懷深厚內力,另一個更是擁有常人難敵的身體素質,兩人長劍的每一次碰撞,對手中的長劍便是一次沉重的負擔。

    只是不同的是,風清揚手中的長劍雖不算神兵利器,但卻也是鋒利無匹的寶劍,再加上有真氣加持,長劍雖然在交鋒中被磕出了十數道崩口,但長劍依然堅固無比,而反觀周恒手中的長劍,并沒有用儲物空間的那些寶劍,用的只是在華山腳下的鐵匠鋪買的一把普通的精鐵長劍,又沒有真氣護持,此時不僅劍刃上已有數十道崩口,而且劍身上還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陡然,風清揚側身繞過周恒刺來的一劍,同時右手一抖,手中長劍反擊,一劍刺出,劍尖刺到周恒的劍身之上。

    鐺!鐺!鐺!

    周恒手上的長劍發出一聲悲鳴,剎時之間,周恒 的劍身頓時分崩離析,化成塊塊碎鐵片掉在地上,只余劍柄還拿在手中。

    風清揚看到周恒手中的長劍破碎,原本可以一劍直刺,這樣一來便能一劍要了周恒的小命,可風清揚卻手中長劍一轉,身形一閃,退了回去,站在一旁高深莫測地看著周恒。

    周恒看了一眼手中的劍柄與地上的碎鐵,嘴角揚起一絲苦笑,將劍柄扔掉,拍了拍手,看著不遠處站著的風清揚,面色從容的道:“剛剛那一劍,閣下為何不刺下去?”

    看到周恒雖然手中沒劍,但臉色怡然不懼,風清揚心中暗贊了一聲,不知道是誰調教了如此的高手,心中有些羨慕,自己已經老了,膝下卻沒有一個真正的傳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