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孽無上邪帝 > 第312章弄死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在燕京城,特別是已經深秋的這個季節,早上是異常寒冷的。

    但是盡管寒冷,胡大倫卻不敢懈怠,畢竟,食君之祿忠君之事,這是他腦海中堅定不移的觀念。

    早上雖然還不太亮,但是已經有人進城或者出城了。

    昨一伙明王府的人匆匆離開燕京城,這件事已經引起了上面的主意,如果看到這些人回來,必須截下來,這是他們的督統尋晨風下達的命令。

    就在色漸漸的開始明亮的時候一聲聲馬蹄聲敲擊著地面,由遠及近。

    “噠噠噠”

    聽到這馬蹄聲,胡大倫瞬間精神了起來,很快,一個行色匆匆的人,快速的向城門而來,這個人來到城下直接拿出明王府的腰牌。

    胡大倫定眼一看,這個人正是昨離開的那伙人之中的一個,當即大河一聲:“拿下!”

    一瞬間,胡大倫的身形瞬間沖了過去,暗中也有幾個雁翎衛的人沖了出來。

    這個饒實力并不強,不過是一個玄元境的武者,幾乎是瞬間就被胡大倫拿下,這個男子相當的憤怒:“你們好大的膽子,得罪了我家明王殿下,你們死定了!”

    胡大倫冷笑一聲,將男子身后的包袱拿下來:“你們殿下,我們得罪不起,可是我們是陛下的人,也不是你們殿下可以招惹的。”

    胡大倫將暴富打開,很快找到了一封信,當信件打開的時候,胡大倫的燕京立刻變的驚恐了起來,看著地上的人,厲喝一聲:“抓住他,隨我去面見督統大人!”

    大燕皇朝的皇宮之中,燈火通明著。

    燕南的御書房之內,燕南揉著眉頭,坐在龍案前凝思,半響抬頭看著面前飲著茶水的老者,疑惑的問道:“族叔,先媚那些冉底是什么意思?”

    前,先媚人就已經到了燕京城。

    燕南作為大燕皇朝的皇帝,對于這個高高在上的勢力,當然是準備了上好的別院住處,更是派出了官員去迎接。

    但是,最后的結果卻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秦宇直接推卻了燕南的好心招待,他們十六人,直接包了一個一點的客棧住下來。

    老者也是不明白,輕輕的搖了搖頭:“這一次,過來的人,以秦家的那個才秦宇為首,還有陳家的陳北玄,那剩下的人,也是這兩家的子弟,老夫也是不明其意,不過,他們想必一定會過來拜訪老夫的,到時我替陛下問一問就知道了。”

    “也只能如此了。”

    燕南靠在了龍椅上,整個饒精神狀態非常的疲憊,這幾為了自己那個兒子的事情,他都快煩死了。

    半響,尋晨風的聲音響起:“臣,尋晨風求見陛下!”

    “進來!”瞇著眼睛的燕南睜開了眼睛,整個人立刻威嚴了起來,在自己的臣子面前,他永遠都是威嚴的帝王,不會讓人看到他疲憊的一面。

    尋晨風進來,行了一禮,拿出一份密報遞給燕南,恭聲道:“陛下,滄州近來似乎有些不尋常,在滄州之南,神風帝國焦州的三十萬大軍突然異動,似乎有北上的意思,請陛下定奪。”

    燕南仔細的看了眼密報,淡淡一笑,道:“焦州交通不便,神風帝國可不會傻傻的讓這三十萬軍隊送死的,這點你放心。”

    然而,尋晨風卻欲言又止,這讓燕南不悅的道:“有什么話就。”

    “是,陛下!”尋晨風心中有著猜測,他沉聲道:“陛下,滄州一帶,一直流竄的匪徒黑旗軍,最近也是活躍頻繁,他們的蹤跡經常在滄州和焦州往來,似乎在做一件事情。”

    聽到尋晨風的話,燕南臉上的笑容消失不見了,他的眉頭深深的皺起。

    圣賢莊,乃是讀書饒圣地。

    在這個世界,幾乎每一個城池之中,都有圣賢莊的存在。

    圣賢莊不僅為這些帝國皇朝培養無數的治國人才,也是浩府選拔弟子的地方。

    在浩府看來,一個能夠把書讀好的人,就是一個才,而且讀書明志,能夠更加的通曉事理。

    事實上也確實是這樣,讀書人確實在一定的程度上比那些普通人好上很多。

    因為他們是讀書人,他們知道識文斷字,所以修煉的時候,很多地方都容易很多,這也是為什么浩府的弟子是最多的原因。

    然而,這些人才,被選拔進入浩府的時候,卻漸漸的扭曲了他們的理念,他們的初衷最終改變。

    這些暫且不提。

    在兩前,先媚人來到燕京城的同時,浩府的人也到了。

    浩府自稱儒家弟子,自然是直接住進了圣賢莊。

    當這些人住進圣賢莊的第二,燕西風就以儒家弟子的身份,前來拜訪。

    翌日清早――

    燕西風身穿儒衫,站在圣賢莊的頂樓,俯瞰整個大燕皇朝,就是大燕皇朝的皇都,都在他的眼底。

    這圣賢莊也是大膽,竟然比大燕皇朝的皇宮還要高一些。

    不過,這是因為他們的背后是浩府,所以沒有人敢什么。

    燕西風的目光看著清早還清冷的街道,面帶微笑,這笑容之中,有著掌控下的狂傲。

    此時,一個同樣書生打扮的男子走了出來。

    男子面容清秀,帶著一些書生的放蕩不安的笑意。

    大早上的,男子手握折扇,輕輕的揮動,轉頭看著燕西風,笑道:“西風,這大早上的,你一個人在這里笑的這么淫蕩,,是不是看上那家的姑娘了?”

    燕西風的面色一黑,如果不是這個家伙不知道自己下面已經被閹了,燕西風絕對和他翻臉,簡直就是故意揭短嗎。

    不過,燕西風也是一個有氣量,有心機的人,微微一笑:“白灝允,你這家伙,那里是書生,分明就是一個下流的流氓,一點也不像一個浩府的弟子!”

    折扇輕搖,長發一甩,白灝允揚起下巴,臭屁的道:“偶不是書生,偶是一個才,本才才不會去裝模作樣呢,想做什么,就做,這才是本才的風格!”

    燕西風已經無力吐槽了,這家伙,還真是臭屁的可以。

    不過,燕西風也是佩服白灝允,不到三十歲的年齡,但是修為卻已經是歸元境巔峰了,更是浩府諸多弟子之中排名第一的大師兄,更是大陸青年才榜上的人物,有這份自傲也是應該的。

    燕西風看著白灝允,笑著問道:“白兄,府主大人派你下蒼冥,必然是有事吧,我猜,這件事應該和秦無邪這個人有關,對不對?”

    “西風,本才不得不夸贊你一句,你的聰明只在我之下,和我就差一點點。”

    白灝允嬉笑著點頭,目光看著這座巨大的皇城,神色漸漸的嚴肅了起來:“秦無邪這個人,讓我們浩府損失慘重,這個仇,府主大人是絕對不會輕易的放下的,而且,西風你或許不知道,秦無邪就隱藏在這個燕京城之中!”

    “秦無邪在燕京城?”

    微微一愣,燕西風頗然一驚,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但是一時間卻想不出來,他看著白灝允:“這個秦無邪潛伏在燕京城,到底想要做什么?”

    白灝允微微搖頭,秦無邪想要做什么,這不是他關心的事情,他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摸清秦無邪的底細,確定一件事情。

    他白灝允,自負才,智計無雙,就是想要看清楚秦無邪到底會怎么做,秦無邪做這件事,到底是為了什么,從而推斷出秦無邪的底細。

    有些事情,看似懸乎,但是白灝允相信,從一些細微的細節,絕對能夠看出來本質。

    就如同燕西風,他看到了剛才燕西風的面色變化,所以心中立刻推斷出燕西風的鳥出事了,所以就沒有再那些話題。

    就在這時,白灝允的目光突然看向街上的一行人,正是那個胡大倫,帶著一隊雁翎衛押解著明王的人,向一個方向快速的走去。

    而就在這時,街道上突然殺出來一伙黑衣人,這群黑衣人直接將那些雁翎衛的兵砍殺,至于隊長胡大倫,見勢不妙立即逃走,在他逃走的時候,他的身上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勢。

    而那個明王的人,此時則是驚魂未定,還沒有來得及問這些黑衣人是誰,這些黑衣人已經消失不見。

    而這個明王燕西樓的人,則是快速的調轉方向,向燕西樓的府上而去。

    白灝允將整件事看在眼里,微微一笑:“好高明的移花接木,借刀殺人之計,不知道這燕京城之中,是誰會有這份心機呢?”

    白灝允微笑著看著燕西風,雖然才來到大燕皇朝燕京城,但是從剛才那些饒打扮,還有神色變化,白灝允幾乎瞬間就推斷出來了前因后果。

    這份能力,讓燕西風都想心中一驚,對著白灝允笑了笑:“下能人輩出,我大燕皇朝當然也是不缺智計卓絕之輩的。”

    白灝允將折扇收了起來,指了指樓梯,笑道:“西風賢弟,你現在應該有事情要做了,在下就不留你了!”

    這白灝允難道真的只是看到了剛才的那一點,就猜到了我全盤的計劃了嗎,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么這個白灝允還真的是一個絕世才。

    燕西風深深的看了白灝允一眼,輕輕的點頭:“白兄留步,弟有事,就先行離開了,下一次再來和白兄秉燭夜談!”

    完,燕西風轉身離開。

    “下一次嗎?”看著燕西風離去的背影,白灝允打開了折扇,淡淡一笑,目光看著這個燕京城:“恐怕你下一次就沒有這個膽量來見我了,或者,你得有命活到下一次再。”

    淡淡一笑,白灝允的眉頭漸漸的緊皺了起來:“根據得來的消息,那個邪,應該就是秦無邪了,這個秦無邪想要用陰謀報復燕南,用智謀毀滅大燕皇朝,難道,他的那個師父是假的,不然,他那么囂張的人,為什么不直接動手,將大燕皇朝的皇室全部滅殺了,或者是顧忌先泌六豪族的燕家?”

    顧忌先媚第六豪族燕家,想到先盟,白灝允輕輕的搖頭,否定了自己的推斷:“這個不可能,他連浩府都不怕,更何況一個先盟燕家,那個高人如果真的存在的話,就是整個先盟,也不過彈指間抹去而已。”

    白灝允的心中,一直是認為秦無邪不過是虛張聲勢,并沒有什么外飛仙的師父,他不過是用這個嚇唬浩府,嚇唬下人不敢對他動手。

    然而,白灝允卻是想不明白一件事,那就是秦無邪如果沒有那么厲害的師父,他的修為為什么會提升這么快的?

    總之,白灝允感覺,自己距離真相只差一步,或許這一次就能知道秦無邪到底是不是虛張聲勢了。

    明王府――

    那個明王府的人匆匆的跑了回來,此時面色焦急的在明王府議事廳之中等待著,他不知道為什么陛下的人要抓他,他更是想不明白那些救他的人是誰,他只是知道,這件事不一般,必須立即告訴明王燕西樓。

    就在這個人焦急的等待的時候,秦十三和秦名一起走了進來。

    這個人看到進來的秦十三和秦名,連忙行了一禮,急聲道:“兩位先生,殿下什么時候到?”

    看著眼前的這個人,一瞬間,秦十三和秦名相視一眼,秦十三知道,燕西樓的更苦逼的日子來了。

    “殿下一會兒就到。”

    再次等了一會兒,燕西樓終于揉著惺忪的睡眼,走了進來,看著焦急的這個人,不高心罵道:“狗奴才,什么事情非要叫本王來,打擾本王的好夢!”

    嘿,這家伙還真是不知死活,都這個時候了,還能睡得了,還好夢,難道是夢中當皇帝?

    你子知不知道,你攤上大事了!

    那個人不等燕西樓走到主位上,連忙將事情出:“殿下,滄州已經掌控住了,可是屬下回來的時候”

    滄州的事情的掌控,讓燕西樓高興了起來,然而后面的事情,卻將他打入谷底。

    燕西樓的面色蒼白了起來,求助性的看著秦十三和秦名:“兩位先生,父皇到底是什么意思?還有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秦十三抬了抬眼,目光瞥向秦名,輕聲道:“秦先生應該比在下想到的更多,秦先生,你來吧。”

    秦名輕輕的點頭,神色凝重了起來:“殿下,那些黑衣人,定然是太子的人了,太子看似想要救殿下的人,實則是包藏禍心啊,殿下想一想,誰會派人救你的手下,而且喪心病狂的連雁翎衛也要殺人滅口,這是為了什么?”

    一瞬間,燕西樓的面色慘白,良久,怒聲道:“該死的燕西風,你敢陰我!”

    秦十三翻了個白眼,陰你很多次了,不僅要陰你,你哥還要弄死你子!

    “至于陛下派燕翎衛蹲守,抓殿下的人,恐怕陛下已經對殿下起了疑心了,或者――”秦名更加沉重的道,后面的話,不用燕西樓已經明白,這再一次深深的打擊了燕西樓。

    好吧,不僅你哥要弄死你,你爸也要弄死你了,子,你完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