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刀之鳴鴻天下 > 一二九章 寒催酒醒,曉陌飛霜定(4)

一二九章 寒催酒醒,曉陌飛霜定(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異指神丐看了看瀾中鶴,嘻嘻一笑,道:“大家看看,這不,狐貍尾巴可是露出來了吧。……嘿嘿,你千方百計不讓俺來參加你這勞什子大會,幸好你的寶貝女兒開恩,我這可不是也進來了。瀾公,說句實在話,你我交道打了幾十年了,我還不知道你么?”

    “你,你可別亂說話,小心敝人拿你身邊那小丫頭作法!”

    “嘿嘿,你敢嗎?她可是江南家大小姐,你動她一下試試,況且,你不是也有女兒么?嘿嘿……”異指神丐拿眼瞄了瞄瀾苒,抬起左手摸了一把頷下的白胡須,嘿嘿一笑,語氣怪異陰損。

    “你,你……”瀾中鶴一時氣結,竟說不上話來。

    “瀾公,俺真人面前不說假話,你口口聲聲說焰小姐是北宮妖女,拿焰小姐作法,可我沒聽說過這焰家小姐有啥不良之處,她有濫殺無辜么?她有假人之手去奪人家財么?她有扮作海盜去東南海上那座仙山上搶奪人家的鎮山之寶么?她有讓自己妹子使美人計,去騙那個人么?還有呢,嘿嘿,你的目的吧,不言自明,俺也就不說了,……要不讓俺老叫花子繼續聊下去。”

    “你,你,……好了,敝人今日可以放過他們,但是……”

    “怎么?你還想要在人家后一輩人身上找到那便宜?俺勸你死了那條心罷,你瀾公可就別想了,我剛才可是在柳園外看到了那副《游春圖》在這里開卷了呢,你小妹可是真有心吶。……嘿嘿,俺勸你還是收收心,正正經經做你的瀾公,正正經經做個君子多好呢,何必一輩子為了功名利祿,活得這般累呢,對吧,瀾公。……”

    “你,你給敝人住嘴,你帶著他們給敝人滾,滾,馬上滾,……別再讓敝人看到你們!”瀾中鶴氣急敗壞,看著異指神丐,一張方方正正的臉,登時如凝寒霜,陰沉著,冷聲說道。

    異指神丐嘿嘿一笑,不再搭話,轉頭看著郁慕正等人,又是嘿嘿一笑,道:“郁山主、成寨主,還有你們這幾位大蒼山的朋友,你們是打算留下來吃夜飯么?這瀾家主人好似并沒有留下你們吃夜飯的打算呢,嘿嘿,你們還不看看這天色,太陽可是快要下山了,此時回家,還能趕上飯點呢,嘿嘿。……”

    說著,右手那只增生的異指變回小小的指頭,與大拇指合二為一,顯出一個小小的凸起,輕輕揮了碧玉竹棍,口中吹動竹哨,哨聲轉作柔和,場中蛇群聽得哨聲,立即一隊隊前伏后起,前后緊緊相接,整齊有序的排列起來,分列左右,中間留出一條通路,僅容一人可行。

    郁慕正皺了皺眉頭,陰沉著臉,看了看異指神丐,轉頭向瀾中鶴拱手一禮,道:“瀾大哥,小弟先行告退,咱聚義之事待日后再行商議。”說罷,衣袖輕輕一揮,帶著崆峒山留下的數名白衣男子,攙扶著身負重傷的諸永與馬致遠,沿著蛇群讓開的小道,緩步走出了柳園的圓月形大門。余下其他各山寨子的人眾亦是隨了上去,魚貫出了這次未獲成功的金鼎大會的現場。

    異指神丐見場中只剩瀾府眾人與觥幾仇、焰霓裳二人,遂向瀾中鶴嘿嘿一笑,拱了拱手,轉頭對觥幾仇二人道:“觥小友,你二人也隨我去吧,人家瀾公是不會留你吃夜飯的,咱家小丫頭作了夜飯,正等著咱們回家開飯呢,嘿嘿。”說著,解下腰間一個小小的竹編笆簍,打開蓋子,放在草地間,口中吹著竹哨,成千上萬條毒蛇亦是隨了哨聲,翻翻滾滾,紛紛涌入這個小小的竹編笆簍,便似這個竹編笆簍是一個無底洞一般,不一會,群蛇盡皆進入。

    異指

    神丐提了笆簍,蓋好竹蓋,掛在腰間,向觥幾仇與焰霓裳輕輕揮了揮手,嘿嘿一笑,道:“走,咱們也該回家咯,開飯咯。”向著圓月大門處揚長而去,觥幾仇攙扶著焰霓裳,忍著腿上的傷痛,跟在異指神丐身后,出了柳園,三人一路沿著林中小道,向瀾園之外走去。

    路過湖邊時,觥幾仇轉頭看了看柳湖中央的觀瀾閣,夕陽西下,粼粼清波之中,仍是一派極美的湖光水色,心中感慨適才生死兩端,所遭平生未有之險,不勝唏噓。唏噓之中,心中隱隱覺得有什么不對勁,但一時竟又不知從何說起,只覺得今日所見的那位叫瀾蘭的前輩神秘之極,雖未曾看見她白紗之后的面容,但總覺她給自己的感覺是如此親切,如此讓自己依依不舍,心想,倘若以后還有機會,自己還得再來一次,探望這個雍容華貴的婦人。

    出了瀾園,自去瀾園外臨時搭建的馬房中牽出青驄馬,扶了焰霓裳騎上馬,自己坐于其后,二人并騎,隨了異指神丐向城外緩轡行去。

    三人一路出得城來,異指神丐回頭對二人說道,“咱們還是加快步子罷,你二人騎馬緊隨,可別落下了,嘿嘿。”說著,騰起身來,踏著路上漂浮的風塵,御風而行。

    觥幾仇見了,一抖馬韁,青驄馬登時四蹄翻飛,緊緊隨了上去。

    三人在官道上向西南奔行了約半個時辰,便來到一處山腳。異指神丐飛行的速度慢下來,落足于山腳小道上,緩步而行,二人坐于馬上,隨在異指神丐身后,亦是緩轡行去。

    此時,暮色煙青,一抹暈紅色的彩霞流連在天邊,二人抬眼望去,但見前方峰巒疊嶂,崖壁峭立,平臺幽寂,怪石嶙峋,洞穴深邃,林木蔥郁,水光野嵐,相映成趣,既有北方山勢之雄,又有南方山色之秀。

    異指神丐回頭來說道:“你們眼前之山便是崆峒山了,我們現下便行走于崆峒山南,這山色之美不錯罷,真不愧為西鎮奇觀第一山之美譽,唉,可惜了,這北宮天庭挑起的戰爭,打破了此世間所有的平靜,讓人好不安生!”語氣之中,頗有憾意。

    說話間,三人便已走到一所谷口,緩步入谷,只見眼前兩山夾峙,中有一水緩緩流淌,兩岸石壁參天,路回水轉,如入絕境。河兩岸皆為紫紅色堅硬礫巖,在暮色回光之中,呈現出一種奪人眼目的胭脂紅。

    異指神丐輕輕喟嘆一聲,似是自語,又似是對二人說道:“這流淌了幾萬年的胭脂河呢,當年始皇帝來此登臨崆峒山,所帶隨從眾多,僅宮女便有兩百余名,一路遠程跋涉,當這些宮女走到此處山腳下之時,已是疲累不堪,看到此處山清水秀,便臨岸照著清冽的河中之水,以之作鏡,裝扮自己。當如此之多的麗人們用香巾擦汗時,香巾飄落,浮于水中,而河邊桃花亦是片片飄落,映于水面,河水浸染,水色便與自己的膚色一般,粉嫩透紅,河水竟給染成一片胭脂顏色,芳香四溢,于是,便將此河取名為胭脂河。唉,一代帝王已已矣,‘峰巒如聚,波濤如怒,山河表里潼關路。望西都,意躊躇,傷心秦漢經行處。宮闕萬間都做了土。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時過境遷,唯一不變的還是這一樹樹的桃花,花色依舊粉紅。……”

    二人于馬上緩轡而行,聽得異指神丐喟嘆有聲,俱是感慨不已。

    觥幾仇一日間陡遭大險,護著焰霓裳死里逃生,忽見這眼前美景,不由贊道:“此數十里短行,峰回路轉,卻有閱盡長江三峽之奇、險、秀的妙趣,風光如是,便似人生長途,處處皆險,卻又處處有奇,此生不枉矣!”

    焰霓裳在身前聽得,輕輕咳嗽了兩聲,輕聲說道:“人生如是,長途渺渺,但愿人未老,千里共嬋娟!”

    三人沿著河岸繼續前行了約四五里地,便來到一處石橋。但見在胭脂河上,有一巨石凌空而架,橫跨兩岸峭壁之上,奇險靈秀。這胭脂河流經此處時,天上掉下一巨石,阻斷了胭脂河水,工匠們遂巧妙將兩處石質最硬、地勢最高的地方留下來作為橋,于巨石下方鑿開石孔,在河上以巨石面留為橋,中鑿石孔十余丈,以通舟楫,橋因勢而成,鬼斧神工,古樸精湛,突兀聳立于胭脂河上,有如天生。

    觥幾仇見河畔山路崎嶇,腿上之傷已不似先前那般疼痛,遂下了馬,牽了馬韁,隨在異指神丐身后,跨上胭脂石橋。站在石橋中段,四望群山,一河東西,暮色垂垂之中,但見其間峰巒雄峙,危崖聳立,似鬼斧神工;林海浩瀚,煙籠霧鎖,如縹緲仙境;高峽平湖,水天一色,有浩蕩大海之神韻。既富北方山勢之雄偉,又兼南方景色之秀麗。

    幽幽的山林之中,隱隱有秦漢的亭臺樓閣,寶剎梵宮,廟宇殿堂,古塔鳴鐘,暗暗布于諸峰云深處。

    三人繼續往前走,沿著河邊山路緩步行了半個時辰,便來到胭脂村。

    暮色之中,胭脂河浩浩之水,悠悠蕩蕩,日日夜夜便從胭脂村邊繞過,東向匯入黃河,同歸于海。

    河畔一排排繁盛地長滿桃花樹,因此間背處崆峒山陰,桃花笑著東風,依然粉紅,葉子似碧玉般綠。村前村后的綠株青青,樹下的蔓草正繁生得熱鬧,暮色之中,一抹彩霞映照,更增了幾分蒼翠。

    沿著河岸向村中走去,河岸正有十幾名女子正在洗滌衣服,或是擔水造飯,聽得“噠噠”的馬蹄聲響,皆是抬眼看了過來,立時便有幾名婦人招手笑著向他們叫道:“老村長回來哪!老村長回來哪!”

    異指神丐亦是抬起手來,給那些河邊的人打著招呼,微微笑著,轉頭對觥幾仇說道:“唉,這些人也是可憐吶,我于外間行走時,見他們因遭戰禍,流離失所,遂帶了他們回來,在此處安居,暫避兵災,但愿,北宮鬼子們別找到此處來才好!”

    說著,三人沿著河畔桃林中一條小道,進了村來,但見村中處處,已是炊煙裊裊。

    走到村中,只見村中打谷場邊,那株大桃樹下,圍著一堆小孩童,約有十七八個,正自聚精會神的聽著一個目盲的老者打著快板,說著獨白。

    那目盲老者甚是瘦削,六十來歲年紀,一件灰布長袍早洗得發白。聽著“噠噠”的馬蹄由遠及近,他翻著白茫茫的眼眶,轉向觥幾仇等人行來的方向,滿是皺紋的臉上顯出一抹笑意,只聽他輕輕咳嗽了兩聲,清了清嗓子,將雙手中四片桃木小板甩動起來,碰了幾下,“噼噼啪啪”,“噼啪啪啪”一連串脆響,然后大聲唱起來,三人聽得,這聲音蒼涼之中,有著無盡的傷世之情:

    “步登北邙阪,遙望洛陽山。

    洛陽何寂寞,宮室盡燒焚。

    垣墻皆頓擗,荊棘上參天。

    不見舊耆老,但睹新少年。

    側足無行徑,荒疇不復田。

    游子久不歸,不識陌與阡。

    中野何蕭條,千里無人煙。

    念我平常居,氣結不能言。”

    “噼噼啪啪”,“噼啪啪”,“噼啪噼啪”,“噼啪啪”……快板脆聲響過處,兩行淚水竟從老者空洞無神的眼眶中慢慢流出,順著臉頰流下,落在衣襟上。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 有玩快乐8的吗 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走势图 百度 体彩排列5开奖结果 北京快中彩基本走势图 pc蛋蛋幸运28竞猜 山西运城11选5走势图 白银市交易中心专家 江西十一选五和值选号 2017年期货配资平台排行 云南十一选五遗漏期数 深圳风采39 天津快乐10分计划 2014年上证指数 安徽快三在线预测计划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号码 河北11选五全部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