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刀之鳴鴻天下 > 第七十五章 漫暗水,涓涓溜碧(8)

第七十五章 漫暗水,涓涓溜碧(8)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那青年向左滑上一步,身形轉了一個半圓,右臂隨意斜斜揮出,動作飄逸瀟灑。

    斷刀如附身于手,刀鋒隨形而進,幽藍光焰在黎明血紅色的日光里閃耀,就像一只巨大的螢火蟲在柳林里輕盈飛過,柳枝柔柔,柳葉纖纖,那道幽藍色的螢火之影或隱于葉后,或顯于柔枝,所經之處,留下一痕痕詭異而又邪魅的光影,像一道道相互交織的藍瑩瑩的美麗弧線,織成了一張幽藍光色的綢緞,將這數個三人戰隊圍裹其中。正是斜月刀法第五式“涼月如眉掛柳灣”。

    只見那三個三人戰隊已是身首異處,倒在血泊中。

    眾人均未看清那青年手中刀如何揮出,如何斬殺,只覺眼前螢火森森,目不暇接,一切皆是如電光石火一般,一閃而逝。血色天光與斷刀藍焰相映,刀刃披風如天籟一般的漫舒,殺意空靈,仿佛天地萬物全都溶在了這刀起刀落之中,最后,轉入“壺漏聲將涸, 窗燈焰已昏“的寂靜。

    俄頃,那道幽藍光線隨著青年的身法一頓,弧線消失。

    “好刀法!”

    “好俊的刀法!”

    “漂亮!”

    北宮眾士卒驚得目瞪口呆。義軍眾人于驚愕中醒過來,登時爆發出雷鳴似的叫好聲。

    刀影如風,婉若游龍,身姿如松,翩若驚鴻。

    那青年挺刀而立,這行云流水的身姿移動,如一闕舞蹈,給人瀟灑俊逸的美感。血花飛濺之中,刀芒爍爍,鐵血蒼穹,鐵甲寒沙,青春容顏總惜老,卻難掩寂寞。

    朵兒及淳于緹縈等一眾女子登時看得呆了,——“竦輕軀以鶴立,若將飛而未翔。正爾在群形之中,便知非常之器。”

    那些黑衣甲士一時氣為之奪,手持兵刃,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逡巡不前,軍心已沮。

    那青年渾不在意,就如什么事都沒發生一樣,漫不經心地將斷刀隨手提了,對一眾黑衣甲士毫不放在眼里,轉過身來,將嘴邊的那只胡楊木樹葉取下,握在手心,向老梅子等人抱拳一禮,朗聲說道,“在下梵香,路過此地,見你等拼了命與北宮鬼子打斗,想來都是義軍,那便是我的朋友。大家可愿意助我,將這里的鬼子兵盡數誅殺,為我們的朋友親人報仇!”

    老梅子等眾人陷于死地,已是了無生還之念,突遇強援,皆是大喜,忙齊齊抱拳行禮,大聲道:“我等愿聽梵義士差遣。”

    那豬妖哈哈大笑,幾步走到梵香跟前,看著梵香的臉,忘情地拍著梵香肩頭,喜不自勝地說道:“小,小兄弟好俊,好,好俊的身手,老哥哥我,我,我可是喜歡得不,不,不得了呢,以后咱,咱,咱多親近親近!我是豬,豬,豬,豬堅強,叫我老,老豬也行。這是精絕城主梅,梅凌風梅,梅大哥,咱們兄,兄弟們以后多,多,多親近親近,哈哈!”

    “好,豬大哥,梅大哥,各位大哥,我們今日一戰,便是戰友!現在,要請豬大哥和梅大哥分別帶上一百人,每三人組成一個戰斗小分隊,分列在我身后兩翼,我讓出擊就出擊,我讓后退就后退,其余人員跟在我身后,不用出擊,只保護好傷員及女人。大家有沒有什么意見?”

    “好,我們謹遵梵兄弟號令!”老梅子、豬堅強及眾人齊聲應道。

    “你看不起女人,我們女人為啥要被保護?哼!”梅朵兒從梅姑身后站出來,漲紅了臉,哼了一聲。

    梵香轉頭看去,見是一個少女,面容英挺俊美,雖臉色困頓蒼白,但眉宇之間隱隱透出一抹巾幗英氣。遂臉色一肅,向那少女拱手一禮,道,“對不起,我的意思不是……”

    “什么你的不是,那你啥意思?”梅朵兒恨恨跺了一下腳,氣哼哼說道。

    “我,我的意思是……”

    “哈哈哈,好了,好了,梵香小兄弟,就不必解釋了。朵兒,別胡鬧!”老梅子大聲笑道。

    “爹,人家哪有胡鬧啦!”梅朵兒撅起了嘴,向梵香說道,“哼,你欺負人家,你是壞人!哼,以后看我理你不!”狠狠一跺腳,將臉轉過去,不再看梵香一眼。

    眾兵丁將眾人圍在垓心,營外騎兵中隊見有強敵來臨,也都加入殺場,在四周來回繞行奔突,聲勢頗壯。

    那名叫伯階的青面將軍此時手提那柄長桿八棱紫金錘,騎了一匹烏騅馬,迎著梵香等人緩緩走過來,停在十步處,叫道:“兀那小子,你不要命了嗎?敢來挑戰我北宮大軍,你抵御得了我軍的雷霆之威嗎?……快快投降,饒你不死。”

    “是么?你是雷霆,那我就是暴力!”梵香將手上的那片樹葉重又放在嘴邊,嘴角微翹,半睜了細長的眼,滿含邪痞之色,懶洋洋說道。

    那千夫長伯階將軍繼續說道,“你快滾吧,老子饒你不死。”

    梵香不再理會那千夫長,轉頭對老梅子等人說道:“咱們分三路沖過去,一齊攻擊這個千夫長所率領的中路。梅大哥領一百人從左面殺入,豬大哥領一百人從右面殺入,與敵方兩翼兵士短兵相接,以防敵軍戰車突襲,但不可戀戰,梅姑等人跟著晚輩從中路以雷霆萬鈞之勢殺入,直取這個帶兵的頭兒,三路會師敵方中軍大帳之前,當能一舉搗亂敵軍中宮,余下便望風披靡了。”

    此時戰場數丈外黑壓壓的站著三隊北宮人馬,那千夫長伯階領一對騎兵立在中軍之前,兩隊步兵將戰場兩翼圍住,行列整齊,每隊均有一百余人。

    梵香將斷刀在空中虛劈一招,藍焰閃爍,嗡嗡作響,大喊一聲,“殺!”率先沖向敵方中路軍,身形一晃,直奔那千夫長殺去。

    眾人此時有了強大的領導者,皆是個個振奮,聲勢大盛,恨不得立時大開殺戒,將鬼子人眾殺個干凈,見梵香已是殺入敵方陣中,遂個個呼喊著,隨了梵香殺入陣中。

    梵香施展開斜月刀法,刀刀凌厲絕倫,沒一名北宮仆從軍士能擋得了他一刀,但見他修長的身形在人叢中穿來插去,東一削,西一劈,瞬息間便有十幾名黑衣甲士喪生在他斷刀之下。眾人跟在他身后,趁勢出擊,敵軍中路軍士陣型漸顯散亂。兩翼的步兵見勢不妙,遂合圍殺來。

    梅凌風與豬堅強見勢,分進攻擊敵軍兩翼,邊打邊向中路靠攏。

    那千夫長伯階見情勢不對,手挺八棱紫金錘搶上迎敵,將梵香擋住。三招一過,梵香展開斜月刀法,越打越勇,刀刀搶攻。那伯階本是北宮大將軍慕容恪帳下千夫長,位列北宮仆從軍團的猛將排位榜上第三十二名,自是功夫武藝甚精。今派往西路軍中,統領這個千人隊,對異世界西域通往冥界的這處通道進行清剿,以確保后續的其他仆從軍順利會師冥界。

    鬼子騎兵與步兵合共四百多人,本來全殲這支僅剩三百余人的義軍毫無壓力,但卻因梵香的半道殺出,竟而在一時之間斗了個旗鼓相當。這時義軍眾人放手大殺,人人皆是斗志昂揚,對敵之時已無心理障礙,出手皆是殺招,鬼子軍士頃刻間死傷頗重。

    伯階惱怒之極,砰砰砰三錘,錘錘只打梵香面門,梵香用斷刀施展斜月刀法,終究不甚趁手,被逼得后退一步,伯階跟著又是狠厲一錘,摟頭蓋腦地砸將下來。梵香斷刀斜走,在紫金錘上一點,使出斜月刀法第九式“心隨明月到胡天”,要將他紫金錘帶開。

    這斜月刀法共十八式,式式皆有來處,當年一塵老人在星際間游歷時,借道月亮回地球時,發覺地月之間相互的吸引力亦是很強大,每月中旬對地球的一些河灣產生很強大的潮汐力,于是便依據月亮與潮汐的規律創制了這套刀法。該刀法以削為主,還有刺、劈、點、掛、撩、挑等,講究靈動飄逸多變化,所以,斜月刀法又名斜月十八刀,刀刀催人老。

    伯階是北宮仆從軍團中數得上的人物,實可算得是一把好手,他天生膂力奇大,神通功法俱臻上乘。此時紫金錘上感到對方刀上黏力,遂大喝一聲,一股剛猛的臂力反彈出去,當的一響,斷刀與金錘相交,反彈了出去。

    梵香斷刀被彈開,卻不退開避讓,長嘯一聲,飄逸的身形閃動,一躍而起,刀鋒劃過一道圓弧,欺近身去,從一個不可思議的角度,反手斜劈,使出斜月刀法第十二式“夜吟應覺月光寒”,寒芒吞吐,電閃星飛,一刀推送而上。

    伯階猛覺手中一輕,沉重的八棱紫金錘錘頭已被斷刀斜斜剖開,劈成兩半,刀鋒余勢不減,藍芒一閃,跟著伯階半個頭顱,也被這柄閃爍著幽藍色等離子光焰的斷刀平整削下。

    梵香一個箭步過去,提了伯階半片頭顱,跨上那匹烏騅馬,取下嘴邊那枚胡楊細葉,隨手扔掉,嘴里唿哨一聲,縱馬在打斗正酣的眾軍中來回驅馳,大聲叫道:“北宮軍將士們聽著,我乃斗天勇士梵香,你們的將軍已死,其余人等降者生,不降者死!”聲音遠遠傳出,打破了戰場的肅殺氣氛。

    雙方軍士齊齊住手,看向梵香,只見梵香騎著烏騅馬,高高舉著伯階人頭,神威凜凜。

    義軍將士齊齊歡呼。數人快步奔至中軍大營處,揮刀將北宮大旗砍倒。

    北宮仆從軍諸將士眼見千夫長伯階已然喪命,群龍無首,又見梵香于千軍之中,刀劈主將,如天神臨凡,遂斗志頓泄,盡皆退后,紛紛將兵刃扔棄于地。

    一名身穿黑袍鐵甲的副將叫道:“我是精威將軍衛鄯,我等愿降,追隨斗天勇士起兵反抗。”

    北宮仆從軍眾軍士聽了,便齊齊聚集到這名叫衛鄯的副將身邊。

    義軍中有人恨極了鬼子兵,兀自揮刀狂殺,刀鋒到處,肢殘頭飛。義軍中其余人眾,已經退下了的又再搶上廝殺,變成了持刀者屠殺赤手者的局面。鬼子降軍一片混亂,反應快的北宮投降軍士又將兵器撿起來,加入戰團,霎時之間,又有十七八人命喪于刀槍之下。

    東方朝日將升,朦朦朧朧的光芒射在地面殘軀之上,晨風徐徐吹過,血腥隱隱,帶著幾分凄涼恐怖之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 黑龙江11远5一定牛走势图 广西快三开奖现场直播 广东快乐10分钟开奖直播 体彩7位数中4位多少钱 114博彩网 山西快乐十分技巧论坛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上下盘怎么玩 七星彩计划软件 成都股票配资安全 广西福彩快3开奖结果 彩票开奖历史记录 舟山体彩飞鱼走势分析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