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刀之鳴鴻天下 > 第四十四章 一枝芳郁,和露捻來看(2)

第四十四章 一枝芳郁,和露捻來看(2)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

    晨霧繚繞,渲染了清白的天光,竹筏滿張了風帆,順著湍湍的苕水向西溯去。

    約五分之一柱香的時間,竹筏已是溯至那山峰下的水面,玄鳥從峰頂飛來,在二人頭頂盤旋往復,呀呀叫著,顯是興奮已極,見筏子靠岸停泊了,一聲長鳴,振翅向那峰頂直飛而去。

    兩人遂向那山峰處看去,天色煙青,霧氣在山峰半山腰里縹緲縈回,時或會遮住了山峰水墨似的樣子。依稀看去,山峰之巔隱隱有兩座石崖,白茫茫一片,鋪滿積雪。

    那只大玄鳥在峰頂盤旋飛翔,見主人久久未上來,呀呀的鳴叫,其狀甚急,圍著峰頂往復飛翔了幾圈,終是耐不住,在峰頂半空,長鳴一聲,直沖下來,穩穩落在岸邊一塊平巖之上,收了雙翅,頭頸高昂,看著梵香二人,便如一位檢閱千軍的大將軍。

    梵香與小言將竹筏靠岸停泊了,上岸來,系好纖繩,將大青馬牽上岸去,栓在一棵棠梨樹下,相攜來到那塊平巖上。大玄鳥歪著頭看了一眼梵香,邁步徑直走到小言身邊,伸出翅膀在小言身上挨擦了數下,情狀親熱,仰頭向著峰頂長鳴了數聲,顯得甚是興奮。

    小言微蹙了眉頭,沉思一會,看著梵香說道:“梵香大哥,我也不知這鳥兒今天怎么啦,看它樣子,似乎那山頂上有什么奇怪的東西,……要不,我們上去看看,可好?”

    梵香仰頭看了看頭頂山峰,云霧之中,哪有看得清,遂說道:“好吧,我也挺好奇的,我們上去看看也好。”

    小言聽了,遂伸出手去,在玄鳥頭頸撫摸了幾下,柔聲說道:“黑妞,我和梵香大哥一起上去,你可得飛穩了哈。”

    大玄鳥歪頭看了一眼梵香,長鳴一聲,展開雙翅扇動了幾下,似是回應主人。

    小言轉過頭來,對梵香說道:“梵香大哥,我們這就上去罷。”說著,率先躍上玄鳥背上。

    梵香看了看那只大玄鳥,說道:“好。”走上前去,躍上鳥背,坐在小言身后。

    玄鳥仰頭長鳴一聲,展開雙翅,向著峰巔沖天飛去。

    到得山巔上的半空,二人放眼看去,只見山頂之上有兩座山崖,鋪著皚皚白雪。兩崖之間相隔數十丈。其中一石崖上端闊大于下端,形如蘑菇,在水墨色的云霧里,亦如一個頭戴白色布巾的農家少女,婷婷裊娜,玉立翹首,像是遙望遠遠的白云深處,在等待遠方的那個客子,等待那個為之傾情的歸人;另一石崖狀似金頂,這巨石崖頂峰又各分出了兩個小些的平頂石峰,兩峰之間飛架一座天生石橋,若立于橋面,從上往下看,孤高冷峭,令人股栗戰戰。

    此處是嶓冢山延伸部,山崖陡峭如刀削,呈四方形,高五千仞,寬十里,平常禽鳥野獸無法棲身。山中常有一種巨蛇,頗有靈性,名為肥蛡,長著六只腳和四只翅膀,甚是兇猛。

    此時正是朝霞初升之際,萬道霞光照在這兩座崖上,天空里白云飄蕩,山巒之中濃霧如海,山峰時隱時現,如茫茫大海里的島。

    小言忽驚叫一聲,忙捂了嘴,癡癡看著那形似金頂的巨石崖頂的兩座小石峰。梵香順了她目光望去,只見那巨崖頂峰上,那道天然石橋一端的小峰頂平地上生著一朵大如海碗般的雪山玫瑰,在云遮霧繞之間,映了朝霞,泛著一暈圣潔的光,隱隱透著幽幽甜香。

    玄鳥馱著二人,在空中長鳴一聲,振動雙翅,向那小峰頂飛去,到得近前,只見那雪山玫瑰花瓣緊湊在一起,層層包容,顏色干凈,白色中透著淡淡的綠,在白雪平鋪的峰頂地面上,閃著淡綠瑩白的光華,清麗至極。

    “這么大的雪山玫瑰,好美呀!”小言向空中深深吸了口氣,“你聞聞,好香呢。”望著那朵花,眼中欣羨,輕輕自語:“若是能拈著這花,放在唇上嗅嗅,該有多好呢。”不禁流下一滴淚水,極是戀戀不舍。

    梵香見她側面一道淚水流下,知她心里極是歡喜,心中不禁豪氣橫生,只覺此刻便是為這女孩子立赴一死,亦是無懼,說什么也得讓這女孩子開心快樂,遂朗聲說道:“我為你取來!”

    玄鳥在這個小峰頂的上空中倏忽而過,盤旋飛翔。

    小言輕輕嘆了一口氣,道:“唉,走吧,這樣生長的雪山玫瑰,是天地之間的極品仙葩,左近必有惡禽猛獸護著的,咱們今日有幸得見,聞到了這玫瑰花香,那也是很大的福氣了呢。喜歡吧,親自看一眼也便罷了,……看一眼是如此,過一輩子也是如此,看得了,記得了,偶爾想起了,一輩子歡喜著,也便過去了。……唉,走罷。” 擦去了腮邊的淚水,再回頭看了看,眼中淚光閃動,很是不舍。

    “這花開了,便這一次,以后便再也沒有了。你既歡喜,我便為你取來,有何不可。”梵香微微一笑,深吸一口氣,聚了丹田積蓄的元力,看看玄鳥即將飛臨小峰頂,自腰間抽出斷刀,縱身而起,向金頂巨崖的小峰頂躍去。

    小言一驚,叫道:“你干嘛?危險!”忙伸出手去,想要拉住梵香,已然不及。

    梵香落足于峰頂,快步過去,伸手便要去摘那朵雪中仙葩。倏然只聽轟隆一聲巨響,一道熾熱焰火向他撲來,他心中本有提防,電光石火之際,一閃身讓過那道焰火。那道焰火一擊即止,隨后只聽得又一聲巨響,一塊足有數千斤重的巨石向他頭頂壓將下來。小言在空中見了這巨石聲勢,情不自禁用手捂住了嘴,驚駭已極。她自知深喜這雪中玫瑰,但于這絕壁之上,亦并不是便要據為己有,想著看一眼便好,卻不知自己隨口一說,這梵香便不顧了自家性命,生生要去為自己摘了來,頗出于意料,心中不禁一熱,一滴淚水便又流了出來。

    玄鳥不再盤旋飛翔,振動了雙翅,懸停于這小峰頂半空。

    小言緊張地看著峰頂的梵香,但見那這塊巨石挾著勁風飛雪,如影隨形,直向梵香砸下。

    梵香避過烈焰,忽見一塊巨石凌空翻滾而來,亦是吃了一驚,此時避無可避,不容細想,右手揮刀而出,展開斜月刀法。精修神通已久,遇險之際,自是條件反射,以求自保。雖七竅神靈被三昧真火鎖死,到了這緊迫關頭,求生本能中,一種念力自然而然將一些被鎖死的功夫使將出來。當下展開斜月刀法第三式“且就洞庭賒月色”,斷刀飛舞,手掌隱在刀后,左手推了斷刀刀背,右手握緊刀柄,迎著飛來巨石,躍起身來,刀接巨石,一觸即引,身形后閃,帶動壓下的巨石,向后滑動一個半弧,以四兩撥千斤之勢,牽引巨石向前滾動。巨石被這一牽一引之力帶動,聲勢稍阻,梵香借著這須臾間隙,邁開方寸挪移,借了飛石去勢,錯步側移,斷刀神性雖十不存一,于此時亦是刀隨人意,人刀互動,刀芒噴薄,直擊巨石一側,梵香順勢用刀推著巨石,凌空一擲。只見那巨石從梵香身邊轟隆隆快速滾動,直向崖下墜去。

    這套刀法本是一塵老人從飛星走月的日常變化中悟出的功夫,與三星陣法相配合使用的,遇強斗強,遇快打快,遇眾破眾,全由敵手的變化之勢而動,實有奪造化之功的神奇。

    梵香輕飄飄的斜斜閃過一側,一起一落,猶如電光石火。

    但聽得峰下轟隆隆的一陣響,遠遠傳出,四周山峰間亦是回聲不絕,地面有些微震動,隔了片晌,山下終于寂靜無聲。

    小言在玄鳥背上,此時亦是笑靨如花,一顆心終是放下了。

    梵香拍了拍手,向身在半空的小言揮了揮手,笑了笑,轉過身走到那株血玫瑰前,伸出手去,便要去摘。

    突見一條肥蛡巨蛇從一塊山石后跳出來,巨蛇身披白鱗,聲如龍吟,撲扇著背上四只巨大的翅膀,腹下六只龍足緊緊抵著地面,瞪著血紅的眼睛,昂首立于那山石上,蓄勢待發,吐著信子,口中兇焰爍爍。

    梵香凝神看著這條巨蛇,緩緩彎下身去,作勢欲前。那巨蛇騰身而起,向他撲來,口中噴出一道焰火,很是猛惡。梵香手持斷刀,看了看半空鳥背上的小言,心道:“我不能因為一朵花,而奪走另一個生命,可不能讓這小姑娘傷心!”仗著微微酒意,豪氣頓生,心里又想,“我即便不用刀,也能打敗你。”看著那肥蛡巨蛇,緩緩彎腰將斷刀放在雪地里,赤手空拳,便要依仗平生所學與那巨蛇纏斗。

    那肥蛡蛇長嘯一聲,縱身撲向梵香,一人一獸纏斗數合。巨蛇次次噴火撲擊,很是猛惡,梵香數次借勢旁竄,幾次險險被火燒著,或為巨蛇龍爪所傷。他赤手對戰巨蛇,委實全無必勝的把握,但素來心性高傲,此時更無生死之念。與巨蛇纏斗多時,并不見那蛇有絲毫松懈之意,心道:“縱便今日死在此地,只要我一魂不滅,我便不會認輸。”想到死,突然想到娜蘭柔若,心中不禁一陣蒼涼,“好,那我就與你死戰到底!”一種悲壯豪氣陡然而生。

    那巨蛇此時向他噴出一口烈焰,梵香不再閃避,迎著那道熾熱的焰火,長嘯一聲,展開方寸挪移身法,腳步一錯,和身撲去,沖過焰火,凌空飛渡,翻身旋轉而上,一下跨坐在那巨蛇頭頂,一手緊箍了巨蛇下頷,一手握拳直砸巨蛇的眼睛。那巨蛇吃痛,騰身飛向空中,翻滾騰挪,想要把梵香從頭頸之上甩落下去。

    小言看著一道青色身影與一條白色巨蛇在空中翻滾纏斗,攪得空際云煙滾滾,雪花亂舞,在朝陽初升的燦爛金光中,極是壯觀,不由看得呆了。

    稍頃,那巨蛇眼中越來越是疼痛得緊,在空中翻滾得也極是疲累,力氣漸減,便在空中轉了個盤旋,一聲龍吟,然后向巨崖峰頂飛去。落足于峰頂,將六足匍匐于地,頭頸貼了地面,已是服帖。

    梵香見巨蛇如此情狀,知這巨蛇已被降服,遂拍拍那巨蛇頭頂,翻身下來,站在巨蛇面前。那巨蛇用頭輕輕挨擦梵香,親熱莫名,似有眷眷之意。梵香拍拍蛇頸,然后去到雪山玫瑰之前,只覺那雪玫瑰花香中人欲醉,遂蹲下身去,輕輕把那朵花折下,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里,舉向空中云霧里的小言姑娘。

    小言一聲驚呼,從大鳥背上騰身而下,輕飄飄站在梵香面前,笑靨如花。那大鳥在空中打了一個盤旋,一聲長鳴,也撲扇著雙翅,飛到峰頂之上。

    梵香微微一笑,雙手將那朵玫瑰捧到她面前。

    血玫瑰泛著幽香,花瓣上兀自掛著一顆形如露珠的冰晶,白中透著淺淺的藍,煞是好看。

    小言伸出一雙纖纖素手來接住了,低頭輕輕嗅著花香。抬起頭來,看著梵香,長長的眼睫輕輕抖動,眼中淚花欲滴。終是忍不住,幾滴淚水順著面頰,如滑過清荷的露珠,珍珠般落下,落在瑩瑩的花瓣之上……。

    與這少女僅相處一日,但梵香心里突覺心里疼疼的感覺,突然想起已逝的娜蘭柔若那日在忘憂河上所流下的眼淚,心下惻然,不禁抬起手去,將小言臉上的淚水輕輕擦去,溫言道:“傻孩子,還哭呢,呵呵,很羞人的呢。”

    小言看著梵香,眼角睫間兀自淚光閃閃,說道:“你不怕它吃了你么?你不怕死么?如果這樣死了,值得么?”

    “怕呀,只是當時沒想過會不會死,就怕不能為你摘到你歡喜的那朵花。”

    小言不語,低了頭去,只是輕輕啜泣,良久,忽噗哧一聲,破涕為笑,捻起梵香的衣襟,擦著自己的淚水,道:“人家是開心呢,誰哭啦?”

    “這孩子,真是讓人哭笑不得,”梵香不禁輕輕搖了搖頭,默然想道,“這孩子真讓人憐惜,而我今日不知為何,竟拼了命的也要為她把花摘來,即便立時死了,也覺得很是甘愿。”

    兩人一時無話。

    小言抬起頭,看著梵香被巨蛇烈焰熏黑的臉,關切的說道:“你有受傷沒?以后可不許這樣不顧性命的啦。” 抬手卷起衣袖,為梵香擦去額頭細密的汗水和黑漬。復又看看那只白色巨蛇,噗嗤一笑,“你倆可還真是黑白配呢。”

    梵香站在巨崖之巔,看著不遠處的蘑菇崖,縹緲于云霧中,只覺得那蘑菇崖峨然矗立在眼前,上闊而下小,宛如一個頭戴布巾的女子,遂對小言說道,“你看那邊那塊山崖,像不像一個翹首等待的女子?”

    “嗯,是挺像的呢。”

    “那以后我們叫那山崖作倩女崖,可好?”

    “好,倩女崖,嗯,好聽。”小言拍手說道。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 极速时时彩是合法的吗 江西十一选五怎么赚钱 广东十一选五乐和彩 辽宁快乐12胆拖玩法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连线 快乐十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云南 平安银行股票分析报告 2012年3月上证指数 内蒙古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24号 北京快乐8属于什么彩 云南11选五电视走势图 浙江十一选五的走势 中国体育彩票网站 湖北11选5分布图一定牛 宜兴股票配资公司 上海快三推荐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