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妖刀之鳴鴻天下 > 第一章 楔子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盤古大帝開天辟地之后,不知過了幾世幾紀。

    水神共工與火神祝融相斗,戰數日,共工敗。

    共工忿極,遂怒撞不周,將撐天的不周之山撞倒。于是,天傾西北,地陷東南。天空出現了許多漏洞,大地出現了許多裂縫。天河之水從漏洞中傾瀉下來,地底之火從裂縫里噴涌而出,正是所謂的“湯湯洪水方割,浩浩懷山襄陵”,天地之間災難深重,萬物百不存一。

    天圣之母女媧遂降臨異世間,以拯救蒼生。她自南海之濱采來紅、黃、藍、白、黑五色巨石,點燃了首山之上的蘆柴燒煉,以之補天;她又自蒼溟深海中捉來巨龜,斬其四腿,用以撐天之四角。天河之水從漏洞中傾瀉太多,是黑龍發狂造孽,她于是遣滿天諸神將其擒殺;地底之火從裂縫里噴涌而出,是金翅鷙鳥扇風點火,她于是請西天佛祖將其擒獲,攜往靈山圈禁。她又見鯀王治水之后,天地之間依然洪波滔滔,致使生靈涂炭,民不聊生,遂命大禹使用定海神針,將漫漫洪水導入八荒六合。

    經過女媧圣母不懈努力,高遠的太空終于補好了,支撐天的四根柱子也穩固了,威脅異世界各類生靈生存的黑龍、鷙鳥、猛獸也皆降服,大地之上復又長出美麗而繁盛的樹木和花草,萬物。

    自此,天開于子,地辟于丑,人生于寅,天地再交和,萬物盡皆生。

    卻說那女媧自南海之濱采來之36581塊五色巨石,燒煉補天,單單剩下一塊未用,委棄于首山之上。

    后來,軒轅黃帝于首山之頂采得此石,以之鑄作刀劍。軒轅神劍出爐之時,原料尚有剩余,因高溫未散,仍為流質的鑄造原料自發流向爐底,冷卻后自成刀形。帝以其自發之刀意太強,足以反噬持刀者。帝恐此刀流落人間,欲以軒轅劍毀之,不料刀在手中化為一只紅色云鵲,變成一股赤色消失在云際之中,帝遂名此刀為鳴鴻,與天下第一劍之軒轅劍并論。后,帝恐鳴鴻“喧賓奪主”,遂封存了此刀之記憶。

    后人于《洞宴記》中記載:“武帝解鳴鴻之刀,以賜東方朔,刀長三尺,朔曰:此刀黃帝采首山之銅,鑄之雄已飛去,雌者猶存,帝恐人得此刀,欲銷之,刀自手中化為鵲,赤色飛去云中。”

    鳴鴻刀,上古名刀。該刀長為三尺,相傳此刀后為魔界一神秘人物所持有,其余資料無記載。

    遠古之后,也不知過了幾世幾紀幾天,青埂山上的靈臺草堂一如既往地隱約在飄渺的云霧中,與天庭神界與人間異界均是相隔了一段互不相干的距離。

    在日日的晨鐘暮鼓里,是一塵老人誦經的真言。

    靈臺草堂的方寸大殿依山而建,土木結構的建筑,并不雄偉,但甚是莊嚴。殿前的無情爐上有一支梵香,沐浴在清幽的真言里,香霧裊裊。

    那支梵香站立在孤高的無情爐上,每日聆聽一塵老人的講道,沐浴著清幽的箴言,無知無覺間參透了儒釋道之理,有了人或神的至大的感知與性靈。他每日聆聽真言,沐浴著清幽的梵唱,靜靜的仰視莊嚴的方寸大殿,細數檐上的青瓦,一天又一天,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好,也沒有覺得有什么快樂或者不快樂,如此,也不知過了幾世幾紀幾天!

    大殿門上的青檐下有一面蛛網,長風過時,會隨了風動,網上的那只蜘蛛便會慢慢的順了絲結來回的巡視。一枚青色的蛾子在輕盈的長風里舞動著雙翅,沐浴著青埂山上清涼的日光,也沐浴在清幽的梵唱里,翩翩起舞,很快樂。方寸大殿里,座前的那盞青燈搖曳著,燈芯正在裝滿了酥油的琉璃盞上靜靜地燃燒著自己,是安恬的。

    這一切都很清靜,很無為,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幾世幾紀幾天。

    又一個九月初來了。

    某一個夜晚,沒有月,也沒有星,夜空烏云層疊,暗黑無邊,一場山雨欲來。

    一只烏鴉驚慌的扇動雙翅,嘎嘎叫著,跌跌撞撞飛進了方寸大殿,躲在了大梁上,蜷縮了身子,瑟瑟發抖。

    一枚青色的蛾子在大殿外的夜空里,孤獨地飛,偶爾地回頭,看見了大殿里的那盞青燈,紅紅的火焰跳動在暗黑無邊的黑夜里,很是美麗燦爛,亦很是溫暖。青色的蛾子一下子愛上了那盞青燈的溫暖,忍不住想去仔細地看一看青燈泛著的火焰,想真切地去擁抱那盞燈的溫暖。她跌跌撞撞的飛,向著火焰,心里有莫名的歡喜!

    她用盡全身力氣飛向火焰,越來越近,就要飛過莊嚴大殿的青檐,飛進大殿,……是的,她心里的歡喜,僅僅是可以去擁抱一下火焰的溫暖。就快飛過大殿的大門了,突然,她只感身子一頓,便再也無法往前飛動了,哪怕再飛翔一點點——她困在了蜘蛛的網里。

    她拼盡全力,在蛛網里掙扎,或許,她的掙扎都是徒勞的。隔著一道門,還有一段不遠不近的距離,蛾子困在網里,望著那盞大殿的青燈,青燈搖曳,閃著熱烈而美麗的光,心絕望而蒼涼!

    蛛網晃動之際,一只白色的蜘蛛緩緩向它爬過來……長風過處,一滴晶瑩的露珠落在了蜘蛛與青蛾之間,掛在蛛絲上,搖搖欲墜。

    一道閃電劃破夜空,一瞬間照亮了這個眾生的世界。

    夜的忘憂河,波光粼粼。

    半山腰間的忘憂河中央的那株青蓮伸展著花蕾,幽香陣陣,在金光燦爛里,綻開了玉白色的花瓣,盡顯清麗顏色,宛如一個絕美的女子降臨世間。

    在這個九月初的這個夜晚,沒有月沒有星,只有這一瞬的閃電,電光過處,在沁人心脾的幽香中,梵香孤高地站在大殿外的無情爐上,看到了在水中央的——那一朵青蓮,在周圍眾多粉紅色蓮花的簇擁中,亭亭玉立,淺淺的笑,一低眉的剎那,嬌羞無限,在清風里招展,似一枚青色的蝶,在清涼的香霧里,伸展了花葉,靜美清麗,令人剎那恍惚,手足無措。

    那一刻,日日里記得的箴言從梵香的腦海里消失了,更或者說,真言里常說的,色即是空,被那一朵青蓮的美麗完全顛倒了,他為她顛倒了,是的,眾生如我,我即眾生。

    在這個并不美麗的夜,那朵青蓮搖曳的身姿,就如梨渦里的淺笑,使梵香莫名其妙沒來由的開心,傻傻的笑,像個孩子。錯覺中,他仿佛看見了一個曾經多么熟識的人,就似前世與之擦肩的那個人,于是,他心里那個凍結了五千年的角落開始感覺到溫暖,變得柔軟,被輕輕觸及的時候,有些疼痛,然后,他好像突然感覺到他曾經的快樂,不再是快樂!

    他于是有了向往,想要與那朵水中央的蓮靠近,哪怕只靠近一點。梵香努力的燃燒自己,讓那一縷縷的香霧向青蓮擴散,想要給她,——他最深情的擁抱。

    大殿里,在蒲團上打坐的老人突然微睜了雙眼,流下了一滴淚,輕輕的說,“孽緣!”

    梵香不明白這兩個字,問,“什么是孽緣?”

    老人愛憐的看著梵香,撫摸著梵香的香霧,說,“留人間多少愛,迎浮世千重變,和有情人,做快樂事!”

    梵香篤定的遙望著那一朵青蓮,幾乎靜止的忘憂河,清澈明晰,沒有漣漪。那一朵蓮在水中央靜靜的微綻著,裊娜多姿。

    在一瞬的時間里,梵香感覺到自己眼里有像水一樣的東西流出來,流過他的嘴邊,咸咸的,這是否就是人們所說的眼淚?他心里覺得疼,但卻有莫名的歡喜,是的,一生哪怕就那么一次,讓他愛上她,為了她而忘記自己,不求有結果,不求牽手,不求擁有,不求與她同行,甚至不求她愛上他,只求在最美的年華里,讓他,遇見她!——就算灰飛煙滅,就算是自己的宿命!

    初心不改,與其說是一種執念,不如說是一種信仰!

    老人愛憐的注視著他,說,人生在世就是一種修煉,只有看破紅塵之后,才能大徹大悟。

    這是宿命!??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 当前上证指数 体彩开奖结果 河南省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七星彩出过7个同号 关于基金配资的规定 app彩票软件 股票推荐买入 河南快赢481客户端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软件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 销售怎么样 3d技巧论坛 有没有靠谱的股票配资平台 上海快3遗漏号 三明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