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筆趣閣 > 凡神物語 > 第265章 死戰伊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筆趣閣] http://www.54723211.buzz/最快更新!無廣告!

    人群中的騷動傳來,季子禾三人尋聲望去,卻是發現一行人似乎正在人群中起了什么爭執。

    “什么啊,不用管,只不過是一群人起了爭執罷了。”

    陳文林大咧咧地說著,而后便要拽著季子禾離去,而被拖走的季子禾,看著那群起了爭執的地方,不由得覺得奇怪。

    而當三人到達商販區中央極為繁華的建筑前時,時間依然走過了正午。

    “這就是你找出來的地方?”

    “正是如此,這個地方正是學院的學員聚集地,具體是做什么,你不妨走進去看看。”

    陳文林神神秘秘地說著。

    而季子禾盯著極為奢靡的大門看了一會兒之后,便推門而入。

    映入眼簾的正是一群又一群的學員,歇斯底里的大吼著。

    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極為奇特的氣味,而季子禾雙目微閉,似乎是在回憶著有些熟悉的氣味。

    “這種氣味,是‘白雪’的味道,這里面混有塵毒的人。”

    季子禾緩緩睜開眼睛,看著幾個穿著制服的學員,摟著一個又一個滿臉笑容的女子暗自說道:“這些女人,大概率不是冰鏡的人。”

    季子禾放眼望去,一群瘦骨嶙峋的人在白雪的幻境中醉生夢死。

    “你在嘟囔什么?”

    陳文林來到季子禾身邊,喘著粗氣說道。

    “冰鏡培養出來的人偶,絕對不會放到這種地方,來給那些一般人享用。”

    “這里是賭館。”

    陳文林雙目激動地說著。

    “我知道,不過,你不能去賭,智寶也不行。而且白雪,你們也不能碰。”

    季子禾斜視著陳文林說道。

    “為什么?這東西在帝國內,又沒人管。是合乎規矩的東西,為什么不能碰?”

    雖說陳文林看起來激動,但是在季子禾的牽制下,倒也沒有做出什么。

    “你要是接觸這些東西,你以后就不用叫我隊長了,你要是敢帶著智寶玩這些東西,我就殺了你。”

    看著金幣如同垃圾一般,在地上被眾人踢過來踢過去,季子禾眼神中充滿殺意的瞪著陳文林。

    突如其來的殺意,讓激動中的陳文林打了一個激靈。

    “我,我不會。”

    陳文林通紅的眼睛,在這時慢慢恢復了清明。

    這種場面或許陳文林能夠忍受一時,但是彭智寶何曾見過這種場面。

    地上的金幣散發著光芒,在一旁的破界魂晶隨意的堆疊著,白色與金色的光芒微微閃耀著,在加上花枝招展的女人,使得此刻的彭智寶,也開始喘氣了粗氣。

    “隊長,怎么辦?”

    陳文林一巴掌扇在彭智寶的臉上,看著季子禾說道。

    “雖無凌人之殺意,但到處都是殺人的兇器。文林與智寶,既然來到了這里,我今日便把話撂在這里,你們二人誰敢碰這種東西,就別怪我心狠手辣。”

    季子禾豁然回頭,死死的盯著二人,臉上面具的紋路緩緩蠕動,使得此刻的季子禾看起來就如同惡鬼一般。

    “不,不會的,絕對不會的。”

    二人連忙點著頭。

    歇斯底里的哀嚎與狂笑,空氣中彌漫著瘋狂之氣,再加上不絕于耳的媾和之聲,眼前這個賭館看起來就如同銷魂蝕骨的魔窟一般。

    “走,離去吧,今日對赫羽與塵毒,也算是有了初步了解。”

    隨后三人便要轉身離去,而沉迷在賭之中的一個人,忽然掀翻了桌子,一把抓住眼前之人的胳膊,手中光芒閃耀,頃刻間便砍下一個學生的胳膊。

    而當季子禾看向此人時,卻發現在這幾人身旁,亦有幾人不懷好意的笑著。

    而那個學員很快便被人抬走,最終不知所蹤。

    面對發生的事情,周圍的人沒有絲毫被影響,依舊熱火朝天的狂賭著。

    而當三人走出賭館之時,在季子禾面前出現一行人,帶隊之人不是他人,正是王文。

    “要開始了。”

    擦肩而過之時,王文不動聲色地對著季子禾說道。

    季子禾微微點頭,沒有說什么。

    而當三人再一次來到外面之時,陳文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而彭智寶也擦著額頭上的汗水。

    “那里面估計是有類似迷魂的東西。陳文林我現在很擔憂你會帶壞彭智寶。”

    季子禾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陳文林。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我深知自己的斤兩,這種地方我根本不可能來的。”

    季子禾微微的點著頭。

    而當二人稍微緩過來之后,三人再一次在商販區轉了起來。

    “隊長,你有沒有發現,這里的人少了一些。”

    陳文林皺著眉頭說著。

    “智寶交給你一個任務,你們無法踏入決賽區,所以在今夜你們在選拔區時,你要時刻盯著陳文林,不得踏出選拔區半步。”

    “知道了。”

    彭智寶悶聲回應著,而后便瞪著陳文林。

    “回去吧。算算時間差不多了,我得回一趟決賽區。”

    隨后三人便離開此地。

    不多時,當季子禾再一次來到決賽區之后,便發現決賽區的人,也少了一些。

    “跟我來。”

    秦修忽然出現在季子禾身邊,一把抓住季子禾,便將他拉到一個房間中。

    “你確定要與張道打生死戰嗎?”

    面對秦修的問題,季子禾緩緩點了點頭。

    “那好,若是不敵,你認輸的話,我可以保下你。”

    面對秦修莫名的好意,季子禾沒有多問,道了聲謝謝。

    “那么,便去二十層的戰臺吧,雙方一旦定下生死戰,那么就必須在當日進行。張道已經等了你許久了。”

    “若是不戰而逃呢?”

    “不戰而逃便被視為戰敗,操辦生死戰的那一方,就要對逃兵進行追殺。也就是說,你若是不戰而逃,學院就要追殺你。”

    “若我從生死戰中活下來,你就要告訴我,你對我的好意,是想做什么。”

    面對秦修的回答,季子禾極為冷靜的說道。

    “可以。”

    “那么,便去二十層吧。”

    “張道是四級高階,若是沒有壓制的情況下,你必輸無疑。但在中央學院的壓制下,雖說你的攻擊,只有二級初階威力,但是他也被壓制到二級高階。”

    “這中間的差距,你若是運營的好,還是有贏面的。”

    “我知道了,謝謝你。”

    此時的季子禾心靜如水,邁向二十層的腳步,沒有絲毫的動搖。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福建31选7今天开